• 缅怀

                          


                     缅怀


                                ——电影《老炮儿》


        缅怀是一种精神姿态,缅怀是不忍的作别,缅怀是无奈的痛失……


        电影《老炮儿》缅怀的就是那么一种味道,一种调子,一种范式,一种生活。


                            那些规矩


       


      礼数周全的老北京,讲究处街坊,讲究悠闲游哉,讲究亲亲仁民的那缕温暖在哪里呢?


       


        规矩不存,江湖安在,盗亦无道。


       


        电影开篇那个佛爷(北京特指小偷)已不再懂得何为规矩。他偷了人家的钱也偷了人家的身份证,偷得猥琐,偷得让人不齿。想起了林海音笔下的《城南旧事》,那个孝顺善良、爱幼敬老的小偷,那个英子眼中可信赖的哥哥,不知有多少感慨。


       


      北京人,是一个把“您”这个第二人称的敬语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一座文明古都,可是现如今,年轻人已经不懂得怎样称呼人尊敬人了。即使是在胡同里像没头的苍蝇找不到出路的时候。


       


        老礼没了,江湖不在了,规矩没了,一座古都沦陷在一派没温度没情感的现代化里,林立的高楼,几十层的高度遮蔽了四合院和大杂院。在声声市井里,那浓浓的京韵京腔也慢慢淡去,值得缅怀。


       似乎又不只是这些,还有那我们民族的味道,我们民族的根,消逝的不仅仅是那老规老矩老礼老人,还有我们深厚和流长的文化记忆。


       


        别说那些胡同正在消失。据说,明代的几千条胡同,清代有名的胡同1800多条,有衙署官广命名的,有用宫坛寺庙命名的,有用仓库作坊命名的,即使是城区的名字也在改变,崇文区宣武区也被东城区和西城区吞并。


        “崇文”的那种古韵,“宣武”的那种王城气度,都不见了。就剩下简单的方位“东”和“西”了。


       


         电影里,有个细节就是六爷三次给二爷点烟。


        白发苍苍的已是耄耋之年的二爷,在胡同在大杂院里出现,他就是过去的时光,他就是老派儿,他就是老规矩的本身,他就是北京的历史。


        无论多忙,无论多纠结,无论多么沧桑,无论有多少难以应付的一脑子官司,六爷都会和二爷热情地搭讪并为他点燃一颗烟,那种温暖那种爱,那种人与人之间的默契。


               


                       值得我缅怀。


                       


                  二 那消失的血性


       


      热血正义,诗意悲情,壮心迟暮,那超越功利属于生命本真的东西正离我们的生命生活远去,一丝一缕,遥远成曾经和过往。


       


        电影的结尾,六爷为了一句诺言,手持军刀,在天地苍茫间,在寒冷的拜金的现世里,他更像一个神话。他是悲情的英雄,那么多的不合时宜,他在坚守着一个江湖梦,一个诗意的人生梦,让生命充满血色的浪漫,让庸常的人生不倦的飞扬。


       


        血性和良心,这是人的底色,英雄的底色,现已苍白褪色几近发霉。


        和六爷一起狂奔的还有那只鸵鸟,那是一种回归,一种释放,一种永恒的自然与生命血色的召唤。


       


       面对京城十二少小飞的几乎令人窒息的金钱的炫富,六爷是淡定的,他甚至不知名车的价值,他唯有生命的尊严和生命的健康的血色,那种重承诺的敢担当的男人本色。


          


          人   生就是一场乡愁,六爷的生命也同样固守在牢笼里,他风光不再,蛰居在胡同深处,儿子被年轻的顽主非法拘禁,自己重病缠身,几近山穷水尽。


        然而不落的是六爷对生活阳刚有力的行侠仗义,力不从心而又令人唏嘘不已的回答。


        什么时候我们的脸上有了谄媚,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妥协,什么时候我们得了软骨病,什么时候我们泯灭了爱与憎。


        “怜子何如不丈夫”,《老炮儿》完美地阐释了父子情深,阐释了男儿血性。


        那道义与规矩,那血性与良心,苍凉而悲壮,值得缅怀。


      


      《老炮儿》的故事发生在北京,又不仅仅发生在北京,它发生在历史中,发生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老炮儿》的故事也许就深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深藏在我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让我们致敬而又缅怀。


     

    时间:2016-01-14  热度:99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郭天明

      董姐:这文章底蕴太深厚了。

    2. 回复
      徐志耀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一般人只读出此句的雄壮,却不知道此句背后的悲凉。董老师此文亦有异曲同工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