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文素养二三话

     


    语文素养二三话


        


      一个人的语文素养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他的高中语文积淀,决定于高中毕业后的阅读的习惯。


    语文素养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又是一个具体的渗透在生活缝隙中最微小的所在。


    曾在仲秋的拙政园逢上海复旦大学的学生,一群青春袭人的天之骄子们兴奋地读着楹联,可是他们不仅把楹联读反了,断句和个别语音也有误。看着满园的秋色,满园的精致,满园的中国文化,满园的“语文”。作为中学语文教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语文成了即食,成了快餐,成了一份又一份的试卷,文本成了知识点,成了背诵任务,成了一个个散发着陈年腐朽之气的老旧篇章。我们谈何语文素养。


    我不知道英国的绅士之风是否源自伊利莎白时代的积淀,我不知道法国的浪漫之气是否和路易十四的提倡风雅有关。我知道,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是中学语文的黄金时代,那是一个崇尚文学、对诗人礼遇有加的时代。是阅读成风的时代,是在公园、在街角、在影院人人都要以捧着一本书为荣的时代。甚至男女恋爱谈论的话题最多的也都是诗歌、文学、作家。


    那时候,相声都要把一个男青年不知道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当做嘲讽的对象。


    当年的影视红星刘晓庆的自传《我的路》,向粉丝炫耀的不是名包和豪宅跑车,而是她读过三十本西方名著:司汤达的《红与黑》,梅里美的《卡门》,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


    上中学的时候,同学们交换的最多的是小说,谈论的最多的是文学常识。我在我高中的一个同学那里知道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在另一个高中同学家的书架上发现了但丁的《神曲》。在新华书店买到了雪莱和拜伦、普希金的诗集,在母亲任教的学校图书馆借回来莎士比亚的全集……


    那是时代之风尚,是一代人的风气。


    虽然后来我们上了大学,术业有专攻,但彼时语文的素养、语文的奠基已经形成,我们那代人很多都是有阅读习惯的,读书是我们的休闲方式,也是我们的享受方式。


    语文的素养,有天赋的成分,也有后天的培养。而后天的学习中最最重要的就是读书。


    莫言和世界上绝大的多数的作家一样,他没有读过大学中文系。他在他的故乡山东高密东北乡村头的大树下完成了他的自修。在那里他阅读了他能借来的所有的小说。


    汪曾祺说:“一个爱读书的青年人总不至于学坏。”毕竟阅读铺就了一个人的精神底色。


    我的一个朋友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她毕业于农学院的农学专业,前不久她的爱子到了墨尔本留学,她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组儿子的背影的照片,然后写下了这段文字:


    有些事,要一个人去做;有些关,要一个人去闯;有些路,要一个人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这是龙应台的《目送》,用的真好,真贴切,有意境,有感受。


     


    我的另一个同学本科学的是历史,研究生学的是法律专业,现任某省高级法院庭长。闲来无事,他偶尔写写“红”评,偶尔填词赋曲:


    《飞龙天游》


    《易》云:“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夭者昼逝,存者夜嘁,万年尘情功非过!错将弯月鹩日苏!三国分合天定,万载几士贵天语,蒙将天象垂此?


    青月无醉,世华沉浮。挥泪对杯唯诗少,回溯秦月汉关骑!憧憧万里客方识?富贵本无种,弱强志群思!


    《诗经》言: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人本少忧!草尚无愁!心有千千结,湍夺溪溪流。


    揖散一壶浊酒,高鹏醉陪川流!寂寂夜风云晚,不觉宵深人困?祗言覆水再收。


    试问这样的语文功底,语文素养,这样的精美雅致的语言,当今中学语文教师有几个能解能敌?


     


    六零后的大学生,又有几个不是“文学青年”呢?


    文学素养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生命的品质和那份生存的诗意和品位。


    我特别喜欢给理科班的学生上语文课。我以为一个理工科出身的人一旦有了文学素养,那一定是天下第一的大好事。


    理科班的孩子,特别是男孩子,往往是所谓的数理化达人,而语文往往是他们的致命的短板。于是他们思维刻板,人文精神缺乏,语文素质贫乏贫瘠甚至贫血。


    激发学生的兴趣,让孩子们对语文爱起来,并且让他们保有持久的兴趣,把对语文的爱和阅读习惯延续到未来,这是我要努力抵达的目标。


    博博是一个理科高材生,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数理化三科成绩可以名列学年前茅,而语文外语的情况却令人担忧。


    让学生对语文感兴趣,语文教师首先要对语文充满了浓厚的爱,并且善于把语文美好的东西通过巧妙的方法展现给学生,让语文课变得有趣、富有变化、丰富厚重而灵动。


    记得讲“日中则昃,月满则亏”这个成语的时候,我引用了《三国演义》李恢说降马超的那一段原文:


    吾闻越之西子,善毁者不能闭其美;齐之无盐,善美者不能掩其丑;日中则昃,月满则亏:此天下之常理也。今将军与曹操有杀父之仇,而陇西又有切齿之恨;前不能救刘璋而退荆州之兵,后不能制杨松而见张鲁之面;目下四海难容,一身无主;若复有渭桥之败,冀城之失,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


    博博的眼睛亮了,执意要背诵这段文字,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整篇大段地背诵下这一回书了,他是一个“三国”迷,没想到“成语”、“典故”、“文学”、“文化”就这样藏在小说里,真的是奇妙极了,从此,他爱上了语文课。


    2015年博博考取了大连理工大学。一入学就成了文学骨干,在校级诗朗诵比赛上作为提交稿件的作者一路过关斩将在最终评比上获得了评委老师们的一致好评。博博把“文学青年”、“文学才子”的角色演绎得顺理成章。在“十一国庆征文比赛”中更是斩获了一等奖。


    有时我也在想,这太神奇了。读高二的时候博博还把语文课当做“休息课”呢,我刚刚接手的时候他的作文还是错字连篇呢,忽然间所有的沉睡在他心底的字句章节都活醒了过来,都有了生命力和表现力。


    教育是有契机的,语文是要守候的,是要有时间的淘洗,要经过心灵的育化之后方能文眼大开的。


    今年春节,牡丹江传媒集团有春联有奖征集活动,博博积极参与、信心满满、志在必得,然后大获全胜:


    菜蔬本无奇,五味调和,厨师巧做十样锦。


    酒肉真有味,四季轮回,员工遍尝万种鲜。(食堂)


     


    泉水滴滴滋水稻,色香味美名驰天下。


    春雨丝丝润新米,甜软糯弹誉满舌尖。(大米产品)


    试想有着扎实深厚的专业知识的博博,再加之爱好文学,自然是如虎添翼的。


     


    今年元旦,我校的一个学年的教学楼的春联被稀里糊涂的贴反了,两天内,进进出出的教师学生超过千人次。然而大家都熟视无睹。


    陈彦存校长在各教学楼巡视,好读书的他凭借着对语言的敏感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陈校长是化学专业出身。


    语文素质是什么呢?还是很难描摹清楚。但是既然语言是人类存在的家园,那么语文真的关乎我们存在的方式,大到家国岁月,小到举手投足,它直指心灵。


    不经意间的流露更是语文素养天然不着粉饰的芳华。


     


    书,永远不会白读的。当书沉淀在心灵血脉细胞的时候,我们就会说:瞧!这就是一个人的语文素养。

    时间:2016-03-02  热度:105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郭天明

      “教育是有契机的,语文是要守候的,是要有时间的淘洗,要经过心灵的育化之后方能文眼大开的。”董姐,这话我非常信,想想有的校长把语文教学也和数理化一样要立竿见影,真是无语。
      “激发学生的兴趣,让孩子们对语文爱起来,并且让他们保有持久的兴趣,把对语文的爱和阅读习惯延续到未来,这是我要努力抵达的目标。”董姐,语文阅读习惯一旦养成,想扔也扔不掉,我私下认为,语文课就是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让学生自觉的、自主地学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