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诗经·小雅》中的这十六个字,写尽了天下分离聚散的缠绯难解,写尽了流光的匆匆行色,写尽了人生的春风秋雨。

      最爱迟子建的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开篇:“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把它们给看老了。”

      生活在东北,生命中真是有无尽的雨和雪。

      今年正月初四在虎林,一场冻雨把天下晴了却把大地变成了滑冰场,于是高速公路封闭,不仅亲人们相留,天意也是如此。虎林市完达山脚下的平原,是最黑的土地,是最丰的粮仓,大片大片的丰美的良田,一望无际的原野。

      从密山再向东,从密山再向北,就是虎林。它被称作绿都,“绿都”它当之无愧。

      在高速公路上你会看到这样的路牌,八五零、八五一、八五六……这是农场的番号,当年王震率领的百万官兵曾在这里垦荒,如今荒原的野性、荒原的磅礴、荒原的富庶和生机还在,而如今的荒原不在荒凉。

      地广人稀的千里沃野,民风朴实而粗犷,豪放而热情。

      出行的时候,雨雪为伴,多情而缠绵。于是春节的假期自动延长。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外出讲课,总是与雨雪纠缠。

      去年去合肥参加一个会议,我在北京的首都机场苦等六个小时,飞机终于飞起,惊喜庆幸之情尚未消歇,飞机却因大雨雾霾降落在上海的虹桥机场,子夜时分,已无任何交通工具前往合肥,只能随遇而安,静候天明。第二天再也不敢和雨作一丝一毫的流连,改乘高铁,才不至于耽误会期。

      想起那一年去美国在哈尔滨太平机场候机,漫天的大雪,能见度低的可怜。

      在机场遇见曾经的学生,他乘飞机去杭州,我亲见他喜剧般的三次登机,又三次闹剧般的从飞机上下来,然后我们大笑,仰视满天鹅毛般飞扬的雪。竟然觉得无比快意。“这是偏得,这是上天的馈赠。”能飞就飞,不能飞就等吧。“等待”是一个多么强大的词语,更何况等待守候的是霏霏的雨雪的骤晴骤降。

      有一次去湖北的一个小城去讲课。牡丹江又是大雪。大雪的牡丹江是一个童话的世界,山川风物、千树万树、大街小巷、所有默立的楼、行走的车都覆盖在雪温柔的梦里。也融化掉了心里的焦躁不安。“既来之,则安之”。横下一条心,“等”!

      天地氤氲,雨雪霏霏,是最美的时刻,比天地玄黄更亘古更诗意,比地老天荒更执着更大气。

      那一次我是凌晨两点在雨雪中降落在武汉,又乘汽车三小时后到达那座小城,八点钟开始一天的评课、上课、讲座。有时想,如果没有了雨雪相伴,事件的本身就是事件本身而已,有了雨雪加盟的旅途才有了美学的意义。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的这首五言绝句,写尽了雪中的温暖,写尽了黄昏雪的惆怅,写尽了寒冷的风雪中人情缱绻。用緑与红的暖色来状写雪,用新酒火炉来呼唤雪,那样的旖旎,那样的含情脉脉。那是温柔的雪。

      故乡小城是一个一年中有五个月都要飘雪的所在。牡丹江至哈尔滨的公路是要走过虎峰岭的。“虎峰岭”三个字金声玉振,西伯利亚寒流和日本海暖流在这里交汇,漫长的冬日,虎峰岭天天都在下雪,像《西游记》中的某个仙境或者魔境。乌云浓浓,阴云弥漫,霎时风,霎时雨。虎峰岭的学,虎啸山林般的撕天扯地而来。

      我对这里的雪又怕又爱,不,是又爱又怕。在牡丹江通往哈尔滨近三百公里的路上,我尤喜虎峰岭这段险途。风云变色、大气磅礴、任情任性、霸气十足。

      那是雄性十足的雪。

      五言长城刘长卿这样看雪: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是啊,人世间本无凄风苦雨,本无风刀霜剑,本无雨雪无情。

      太阳可以落山,日可暮苍山可远。天荒地老,人生寒素贫贱,可以雪上加冰冰上加雪。天可暗,雪犹在,不是狗儿在欢快地叫吗?不是风雪迷途中亲人还在,灯光还在,真情还在吗?

      还是因为外出,又是大雪,我必须乘火车赶赴最邻近且能起飞的城市。

      深夜抵达了陌生的城市,朋友在月台上等候的身影永远镌刻在记忆里,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不离不弃。

      “风花雪月”是人世间的美景浪漫风流,《红楼梦》中曹雪芹将自己心爱的两位女主人公比作那花木(林黛玉)和晶莹的雪(薛宝钗),“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难忘,世外仙姝寂寞林。”“风花”与“雪月”兼有,才是兼美。当黛玉和宝钗能够各取其所长,世界才会拥有所谓的完美。

      “雪”拥有了四季中一个季节的美,独占了一种美的姿态,凛冽、晶莹、野性、野蛮、不迁就、独立、霸气却温柔无边。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古老的《诗经》状写的绝不仅仅是一个久战沙场迟归的士兵的生命和他自己的万千感慨,不仅仅是他自己的青春的零落和物哀。这八个字写出了我们所有人的人生生命。“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生命不仅有坦途,还有险峰,生命不仅有春天,还有寒冬。生命在寒冬的“雨雪”中绽放美丽和多情。

      生命就是一场大雪“雨雪霏霏”,“雨”字是动词更是名词:生命中的雨和雪终究是相依相伴的。

      “云从龙,风从虎”,是否“雪从我们”?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在东北,如果在冬天不下雪,我们就会很茫然惶然,为什么不下雪?其实,我知道,命中注定今生要与雪为伴,宿命中“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时间:2016-02-24  热度:349℃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3 个评论

    1. 回复
      刘树云

      董老师就是一朵飘着诗意的雪花,文如其名啊!

    2. 回复
      郭天明

      因雪快意殊不恶

    3. 回复
      郭天明

      (“雪”拥有了四季中一个季节的美,独占了一种美的姿态,凛冽、晶莹、野性、野蛮、不迁就、独立、霸气却温柔无边。)董姐对雪偏爱、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