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子是一个没有历史的人(一)关于名字


    儿子是一个没有历史的人(一)关于名字


     


    儿子出生之后很久没有名字。儿子的姥姥天天面对着襁褓中白白胖胖可爱的外孙无名可唤,于是称之曰:“辛崽(仔)。”


    究竟是“辛崽”还是“辛仔”呢?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是辛家的孩子吧,总之是满含了一种亲昵的爱。


    满月要上户口,儿子仍然待“名”襁褓中。姥姥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对我们的不满:“父母还是中文系的毕业生呢,妈妈和小姨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才女吗?孩子连个名字都起不出来,难道要在户口上写上辛崽(仔)吗?”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如果再这么拖下去,我可要给我外孙起名了!”


    我们一时噤若寒蝉,视历复开书,搜肠刮肚,冥思苦想,语不惊人死不休,挑灯夜起名。


    起四个字或者多个字的吧,另类、个性、与众不同。因为和儿子的爸爸是大学同学,儿子的名字在大学时代寝室的姐妹已想了很多,什么“辛辛苦苦”啦,“辛喜若狂”啦“辛欣向荣”啦“辛苦遭逢”啦,“辛亥革命”啦……


    现在看来都用不得,那就在偏难怪字上下功夫吧。《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着实被我翻了个遍,从未像今天这样用功过。儿子的姥姥也从未用这种责备的眼光看过我,未遂呀,未遂呀。如果字太难,连我这个高中语文老师都不认识,儿子岂不成了“辛某某”了吗?


    在这关于儿子是否有名称权的关键时刻,儿子的小姨忽然才华横溢了一回:“我看这样吧,辛崽(仔)同学从此就叫“辛岸”吧,便于他未来的女朋友给他写情书,方便称呼,很有诗意。情书可以这样开头:


    “岸,我亲爱的岸,现在我就要靠岸”——此其一。二来呢,有典故,出自舒婷的《双桅船》: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


    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


    岸呵,心爱的岸


    昨天刚刚和你告别


    今天你又在这里


    明天我们将在


    另一个纬度相遇


    是一场风暴,一盏灯


    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是另一场风暴,另一盏灯


    使我们再分东西


    不怕天涯海角


    岂在朝朝夕夕


    你在我的航程上


    我在你的视线里


    妹妹,手舞足蹈,言之凿凿,自鸣得意。


    儿子的姥姥,也就是我的老妈,作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她是不读朦胧诗的,可是她的青春是在苏联小说里浸泡过的。于是姥姥秀目圆睁,“什么?辛岸!亏你想得出,苏联小说《走向新岸》你们没读过!辛(新)岸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外孙有什么不光彩的过去?”


    “那不如就叫‘辛盼’”,我嗫嚅着,讨好地看着孩子的姥姥,息事宁人。儿子出生的前一年恰是1990年,熊猫盼盼是北京亚运会的吉祥物。尽人皆知。


    “盼什么呀!哪儿那么多的愿望,苦苦守候的样子。”姥姥这回真的动怒了,儿子的小姨还要火上浇油:“你想让辛崽变成‘望妇石’呀!”真成了痴情的种子啦!”再者说了:“舒婷不是给神女峰望夫石不都是翻案了吗?”“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


    眼看这一次儿子命名的研讨会又失败了。妹妹这个家伙很不厚道,她多次背着儿子的姥姥管我亲爱的、纯洁的、懵懂的、无猜无邪的、襁褓中的儿子叫“瑞大爷”。聪明的读者一望便知这是《红楼梦》中照过风月宝鉴的贾瑞。妹妹当时正读大学四年级,她认为照过风月宝鉴的人自会刀枪不入。


    我们家召开了若干次命名大会,儿子仍然没有一个学名。我可怜的儿子,当我们唤他辛崽(仔)的时候,他已会兴奋地配合以笑,并且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还是儿子的父亲最具才华。有一天,他面对着墙上的挂历凝思良久,然后很有发现似的自言自语,“要不就叫‘辛未’吧,1991年的干支年。”大家马上认同,如释重负。好吧好吧!还可以还不错。就连一直都不参与儿子命名事件的姥爷都认同了:“名字简简单单就好,我的两个女儿的名字‘一菲’‘一冰’就是够简单,外孙的名字更简单了,好。”一锤定音。


    就这样儿子终于报名上了户口。


    儿子入幼儿园,他的一个小女友豆豆,发音不清唤他作”辛妹儿”,儿子欢欢喜喜地拉着她的小手绝不捍卫自己的性别。


    儿子还无数次地被误认为“辛末”,他也毫不在意,高中时代和大学时代的同学们给他起的爱称居然是“末末”,可能是有个名字太不容易了的缘故,儿子决不去一一纠正。


    基于儿子“无名”的教训,我未雨绸缪,早已把孙子或孙女的名字取好以备不时之需。“辛子午”比较中性,男女皆可,又是简单的天干地支。儿子说:“好啊好啊!老妈有才,子午未央啊!”于是我的孙子孙女又多了一个备选的名字“辛未央”,此外还有很多,比如我读《诗经》就一定给孙子找名字,读《楚辞》一定对应一下我孙女的名字,不是说“女《楚辞》男《诗经》嘛,这一次我是有强烈的忧患意识的。虽然儿子目前在国外读研尚无女友,我也一定要有前瞻性。因为我深深地懂得,孩子有一个名字是多么的不容易。

    时间:2015-04-08  热度:120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5 个评论

    1. 回复
      wxjfyw

      董老师的文字新鲜品尝中

    2. 回复
      李自新

      真有趣!真幸福![quote][b]以下为董一菲的回复:[/b]
      让无味的生活变得有趣吧,呵呵[/quote]

    3. 回复
      郭天明

      一个名字让董姐演绎的如此文化诗意![quote][b]以下为董一菲的回复:[/b]
      不是演绎,是生活本身。呵呵[/quote]

    4. 回复

      好好的感觉!颇有历史感。估计我也会为这个发愁啊[quote][b]以下为董一菲的回复:[/b]
      回首总是美丽的。[/quote]

    5. 回复

      很好的记忆,估计以后我也会为这个发愁哦[quote][b]以下为董一菲的回复:[/b]
      无须想起,因为从未忘记。呵呵[/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