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课堂故事之 我的语文之脉

                  


                课堂故事之 我的语文之脉


       


        走到高一教学楼五楼的楼梯口,远远就听见高一(三)班的孩子们在背诵《蜀道难》的第一诗节。心中窃喜:“孩子们很用功啊!”我的科代表也真是尽了责任的。我有五个课代表,多吧?“一个教师的教学水平是和课代表的数量成正比的。”我一向鼓吹,在一个班级里语文科代表就是我的语文之脉。


        开学的第一天,我上第一节语文课。见到这个班的孩子,我就特别开心。十五天的军训,八月的骄阳已经把他们曝晒得黑而且靓(亮)。高一的孩子怎么这么小啊,难道他们把长个子这件人生大事放在高中三年啦,真是任重而道远。他们小小的样子,令我想起我刚登讲台教的那届初一学生。那时候,他们还戴红领巾,穿白衬衫呢。也许是因为我的老且慈祥,也许是因为毛泽东那首《沁园春·长沙》很有感染力。下课的时候,竟有四个孩子自告奋勇要做我的科代表,承蒙他们的不弃,我真是万分感念。


        书迪是我五个科代表中唯一的一个男生,他是一个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有着健康肤色的男孩,他记忆力超常,总是在课堂背诵的时候鹤立鸡群,顾盼左右,无人可敌。


        书迪喜欢在大雪纷飞的时候,站在校园的大门口,将校服的袖子挽得高高的,露出结实的小臂,等我来上第一节课。我说:“书迪,你不冷吗?”边说还要下意识地裹紧大衣,书迪却说:“老师,我热,真的很热。”“真是年轻的孩子,火力壮,仔细着凉。”我总要唠叨且感慨。


        海鑫是个优秀的学生,这一切就写在她的脸上,写在她的眉宇间,写在她紧闭的双唇上,写在她善解人意的眼睛里。有一点的自负,有一点执着,那恰到好处的矜持也似乎是她优秀的佐证。“我喜欢语文,我想给你当科代表。”她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在新学期第一节语文课后自荐,我忙回道:“欢迎!欢迎!”海鑫的朗诵很动人,有几分专业水准。学校的“一二九”演讲,她不仅是活跃分子,更是当之无悔地得了大奖。


    李文琦长得白白的粉妆玉砌的。她的灵秀在她的双眸及淡黄的头发里。“我也想当你的科代表”。她用略带羞涩的笑征服了我。


    我却把她的名字读成了李文琦(qi上声)。大概是第三节课吧。她当众纠正了我:“老师。我的名字是‘王字旁的琦’不是‘纟’旁的“绮”。


    我非常抱歉,非常过意不去,叫错了人家的名字多失礼-更何况是-是一个语文老师。


    王静媛个子高高的,有几分指挥若定的样子,后来知道了她是班长,是有几分帅材。她比同龄的孩子多了一点成熟和沉稳。她考虑问题总是很细很周到,言语不多,思维缜密。很多时候,是她把我上课用的各种手册、课外读物、诗集、教材一字排开在讲台上,在她眼中我的自理能力一定很差吧!


    邢玥是在一次小考中脱颖而出的,被我任命为第五个课代表的。高挑苗条秀美俊眼的邢玥知性而又书卷气,声音很是磁性。


    我这个五个课代表分工而又协作和而不同“像是我的语文之脉哟”,我每每领受了他们的善良努力和帮助,都要这样想。


    去年入冬之前,她们把我办公室的布布帘帘全部洗净,她们分工协作。第二天,整整齐齐地报挂在窗上和各式“家具”和案头。芬芳整洁。女孩儿多了就是好,不过像我的是这几个科代表这样“读得了诗书,洗得了窗纱”的十几岁的女孩并不多。女孩子不讲“妇德、妇容、妇言、妇工”很久了。不仅不讲了。而且被父母“富养”了一番。不会做家务,不懂整洁为何物,不懂爱是付出,不懂精神上要自洁,不懂女儿天性是水一般的柔,玉一般润。不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并千篇一律地患上了公主病,一律的雄赳赳气昂昂,一律的物质且扮酷…可是,我们家的这些女孩不这样,我们家的女孩儿很女孩儿。


    我办公室的玻璃脏了,正好那一天我外出。科代表们商量好,准备利用下午的体育课的时间给我擦玻璃。办公室锁着,进不去屋。她们很有办法的。这个可难不住她们,他们去了学校的总务科处拿了我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把两层窗子擦得一尘不染。


    我得知大加赞赏:“智勇双全啊!你们是怎么说服后勤的老师开的门?是怎么让他们就相信了你们的?”她们笑而不语,七分神秘,三分狡黠,煞是可爱。


    窗子擦完了。第二天刚好下了一场大雪。整个校园霎时成了童话的世界。


    我在办公室拍了一张校园的照片。发给外省的朋友,题为“下雪了”我对四个女孩儿说:“谢谢你们!怎么知道今天下雪呀?玻璃擦得太及时了,否则我隔着玻璃给朋友的照片无论如何不能命名为‘下雪了”人家还以为“起雾了”呢!”她们得意大笑。


    语文课堂上,我和我的科代表们有着那么多的默契,会意和灵犀,很多时候,我们的交流不用语言,一个眼神已经足矣。


    他们带头买书读书,带头朗诵背诵,带头摘抄练笔,真的是以语文为己任。


    海鑫的语文底子厚,喜欢质疑我:“纳兰那句词您解的有点不对,《红楼梦》的第一回,是不是体现了曹雪芹尊道贬佛呀,柳永的《鹤冲天》“忍把那功名换了浅斟低唱”是字字血泪,不是潇洒。


    婧嫄把语文习题的答案工工整整地帮我抄在题签上,字故意写得大一些,她担心我看不清楚。


    男孩子书迪每周二的中午负责给我换一桶新鲜的矿泉水,他像上届的那个男孩一样,怕吵醒我午睡,轻轻放在门外就转身离去。每一次背诵,他都要第一个举手,准确流利。字字铿锵,然后四顾,然后踌躇满志。


    文琦的文字就像她的名字,温婉温润。我在众多的试卷里一下子就能辨认出她来。


    邢玥卖了最多的书,她要成为才女。


    呵,孩子们,你们是爱是暖是希望,你们是我语文课堂的大千文脉。


     


     


     


     

    时间:2015-04-10  热度:1247℃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郭天明

      董姐:你满心是欣赏,是诗意。[quote][b]以下为董一菲的回复:[/b]
      相由心生。呵呵[/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