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洲日记(一)

                             

                                澳洲日记(一)

     

    在澳洲,孩子都是父母亲自带的。在我们国内,那种前呼后拥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围着一个孩子转的现象几乎没有。

    一个年轻的母亲独自地带着两个或三个孩子出行,随处可见。经常是小一点的在推车里,大一点的跟在母亲的身旁。

    在机场,看到一个只有三四岁的男孩背着自己的小小的双肩包,拖着自己的同样的小小的拉杆箱,行色匆匆,让我惊奇万分。在我们国家,这样小的孩子一定是被抱在怀里的,更别说“负重”了,这也许就是我们常常抽象化了的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和“担当意识”。

    澳洲的公交车都有“孕残老”座位,并作了醒目标志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健全人坐这个位子的。

    年轻的母亲会把婴儿车一起搬到公汽上舒舒服服地坐在母婴专席上。


    澳洲是个高福利国家,养育孩子纯然是因为爱孩子,而丝毫没有“养儿防老”的功利和“多子多福”的实用。

    既然是因为“爱”,当然就要享受过程,既然孩子是“自己的”,就不可以把养育的责任转嫁给父母辈,更何况孩子的生活费、教育费、成长费用政府是要给“埋单”的。


    澳洲的孩子和西方其他国家的孩子一样活泼阳光,那里的日照长,阳光正好,孩子们几乎没有任何课业负担,他们奔跑,欢笑,无拘无束,他们没有那个偌大的背起来几乎就要变成驼峰的书包。


    在那里认识一个来自哈尔滨的男孩。他在堪培拉的一所中学读初中二年级,高高个子的他,整日拿着一个心爱的篮球:“在这里学习好轻松啊!很容易拿第一名,学习一点点就可以啦!”他很开心。

    在悉尼随处可见的绿色草坪,总是有人在那里休闲,草坪就是供人们使用的,可以席地,可以散步,可以踢球,可以野餐,情侣们在那里谈恋爱。无须写上“草坪勿践踏”的字样

    草坪很大,很空旷、辽远,人们不必担心彼此打扰。

    人活得“中心”而自在。


    澳洲人有很强的锻炼意识,经常会看到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跑步,英姿勃勃,朝气而有活力。他们把沉沉的暮年活得光芒四射。



    几年前,在牡丹江火车站,我曾经目睹过这样一个场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哭喊着一句“抱抱我”,歇斯底里地从下火车那一刻起就在不停地哭喊,穿过铁道长长的天桥,直到出口。在长约二十五分钟的行程里,他不依不饶执拗地叫着,喉咙嘶哑,他的妈妈背着大大的行李包,拖着同样大的箱子,满头大汗,她只能腾出左手拉着不停地哭喊悲痛欲绝的孩子,双唇紧闭,沿着人流往前走。

    很多人试图安慰那个孩子。

    很多人试图替他的妈妈抱抱这个孩子。

    我也试图帮助他们,均告失败。


    在这个任性而又执拗的男孩看来,他受到天大的委屈,因为妈妈不抱他,“抱抱我!”“抱抱我!”他无视母亲的劳累和无奈。

    终于,有一个年长的奶奶,在快到出站口的时候, 颤颤巍巍地赶过来,以年长者的权威怒叱那个母亲,“快把孩子抱起来吧,看他哭得,不心疼!把东西扔了又能怎样!”


    母亲愕然一惊,像犯错误的人一样,扔掉行李,抱起男孩,于是云销雨霁。


    我不知道这个男孩什么时候能够长大,长大后是否知道心疼他的母亲,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成为堂堂的无所畏惧的男人。

    中国的男孩,中国的孩子都是抱大的。


    我不知道,这样的孩子是否会有一个丰盈的人生,是否会把生命过得有尊严有意义,是否会在晚年的时候笑对太阳,一身健康的肌肉在草坪上跑步,因为那个时候,他的妈妈是肯定不在人世了,他是否真的能学会为自己负责。



    我家门前有一所中学,上学放学的时候总要塞车,岂止是塞车简直是寸步难行。家长们每天风雨不误来接孩子,开车的,打车的……总之,一定是要接送的,读初中的孩子们都已经十三四岁、十五六岁了,牡丹江是一个地级市的小城,初中又按学区分配,离家都很近,但是都要接送,于是就接送,家长都是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不说,事业也处在“爬坡”阶段,到了放学的时间也要从单位连滚带爬地跑出来,接送和自己一般高甚至比自己高半头的孩子,大家都这样你,因为如若不接送,便是愧对孩子。


    就不要说初中,高中也是如此,高三还要增加晚餐,大学也要送,全家护送到学校。


    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接送孙子孙女的时候,更是目不忍睹。他们无一例外地要替宝贝们背又沉又重的书包。

    呜呼!


    周末我们在悉尼的海德公园看小学生溜冰,看他们写生。

    溜冰鞋一定是自己背着的,还有那大大的画夹,他们自信而又美好。

    因为他们十八岁成人的时候就要离开家贷款读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立即分期偿还。

    他们以再花父母的钱为耻,哪怕他的父亲就是“比尔·盖茨”。

    在草坪上,阳光下看见澳洲的孩子在跑,独立地自信的,他们已有了足够的能力迎接风雨。

    时间:2015-09-20  热度:104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2. 回复
      郭天明

      (养育孩子纯然是因为爱孩子,而丝毫没有“养儿防老”的功利和“多子多福”的实用。)董姐,这句话一语道破我们的“天机”。